正文

韩启德:学科交叉成功的几个要素|科学的担当

  3 北京大学支持学科交叉的积极努力

  2000年,北京医科大学与北京大学合并。当时我担任常务副校长兼研究生院院长,王选院士嘱托我在担任副校长期间,一定要组织好学科交叉。所以我在校长办公会上主动提出负责建立生物医学跨学科中心。2000年12月生物医学跨学科中心正式成立,每周三在本部、医学部各进行一场跨学科的讲座,并且不间断地举办一些小型的跨学科研讨会。当时我的实验室开展近场光学等跨学科合作研究,都是在这样的研讨会上萌生的。

  2006年4月4日,北京大学正式成立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并持续在发展和壮大。在2000年生物医学跨学科中心成立之前,北京大学在1997年就成立了纳米科学与技术研究中心。2001年又在汤超老师的带领下成立理论生物学中心,随后又相继成立另外7个跨学科中心,还推动建立磁共振成像平台、高性能计算机平台两个服务学科交叉的公用平台。2014年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还成立了全国高校中第一个交叉学科学位分会,大大地推动了交叉学科的发展。目前研究院有来自全校26个单位的教师和学生,教师分为双聘和专聘两类,通过严格的评估决定是否续聘。

前沿学科交叉研究院的发展历程

  图14:前沿学科交叉研究院的发展历程

  研究院在学科交叉方面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比如说生命科学与物理学交叉,为体细胞转化成干细胞建立理论模型和预测;生命科学与化学交叉,建立在活细胞水平的蛋白质化学研究;医学与生物技术交叉,完成单细胞基因组测序技术,提高试管婴儿、人工辅助生育的成功率,并完成世界上首个人类早期胚胎DNA甲基化的全景观图谱;医学与生物交叉,完成微小RNA参与心衰早期结构重塑和功能改变的研究;环境与生殖医学交叉,完成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暴露和胎儿神经管畸形相关性的研究;化学与物理交叉,为新型材料的制备和新奇物理性质的探索提供新的研究模式。

  总之,从成立到现在,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经过十几年的努力,不仅在科学研究方面取得了优秀成果,而且在管理模式和组织方式上也积累了经验。

  4  取得学科交叉成功的要素

  01 科研志向。

  一是有志于盖新房,还是仅仅增砖添瓦?

  “盖新房” 就是去做从0到1的原始创新的研究,去争取获得基本概念或者重大技术方法的突破,开辟出一片新的研究领域;“增砖添瓦”就是在人家已经打好地基,大家正在盖房时去增添一砖一瓦。增砖添瓦当然也需要,增添的砖瓦还有大小的区别。但只有当你有志于盖新房时,才会大大增强学科交叉的动力。

  二是自己创造方法,还是仅仅采用现成的方法?

  如果采用大家都在用的现成的实验方法,要取得独创性的研究成果非常不容易,因为一般来说你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凭什么你能做得比人家好呢?本领域的老大难问题往往是受制于方法上的限制,跨界从别的学科获取研究方法和技术,就容易取得研究的突破。

  三是精益求精,还是见异思迁?

  有的同学担心自己去跨学科,结果别的学科没学到,本学科也耽搁了。这是有可能的,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我认为关键在于要打牢本学科的基础,要在本学科的某个问题上钻研得特别深,或者在本学科的某项技术或实验方法上有“一招鲜”。这样不仅“保了底”,而且有了跨学科“本”,别的学科研究者也会更愿意与你合作。跨学科不是见异思迁,这山望着那山高,根本在于对自己从事的研究内容和所用方法精益求精,无论是本学科的还是所跨学科的。

  最后,最重要的是把科学当作自身的追求,还是仅仅当作求名求利的敲门砖?

  这是决定一个人科研志向的根本因素,道理显而易见,我就不再展开讲了,但这确实是最重要的一条,当下很多人不敢去跨学科,或者迈开了一步却走不下去,都是因为没有解决这一条。

  02 知识结构

  我自己数理化生的基础太差,到需要做学科交叉研究时就感觉非常困难。我殷切希望现在年轻的一代一定要把数理化生的地基打好,所谓地基就是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术。比如说生物学,我们至少要对遗传学,对基因知识和技术有比较深入的了解。地基的厚度决定将来交叉学科跨越的广度和科研成就的高度。我现在对钱学森之问的体会越来越深,在应试教育下,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越来越重,学的科学知识越来越多,但离科学精神、思想和方法越来越远。看起来数理化生课程学得不少,却没有掌握精髓,没有内化成自己的思想,不会应用。所以我们的教育必须真正的改革了!当然我们大家不能只是等待改革的完成,即使今天改革正在进行时,现在的年轻人仍然是可以有所作为的。像北京大学等等一些走在前面的大学,就一直在鼓励学科交叉研究,我们不能等待,要往前走。

  这里我想特别强调一下学习科学史的重要性。从事科学研究,一定要了解科学是什么?科学是如何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的?自己从事的专业,研究的领域乃至正在研究的课题是如何发展而来的?学习这些不仅可以加深我们对自己面对科学问题的理解,更重要的是能更加深入理解科学精神、思想和方法,提高自己的科学素养。我认为科学史应该成为大学教育中的基础必修学科。

  最近我读了美国穆克吉医生写的《基因传》这本书,收获很大,更加体会到了解科学发展的历程,可以加深对学科交叉的理解,激发出更大的动力。我建议大家都来读一读这本书。

  03 政策导向

  1、国家在制定科技规划和设置科研项目时,要充分考虑到学科交叉,加强鼓励和引导。

  2、完善学科交叉的同行评议。同行评议现在存在很多问题,涉及交叉学科时问题更大。我们做了一些相关研究,提出在进行交叉学科同行评议时,要特别值得注意以下四个方面:1)要注意评议专家的选择。要选择对学科交叉有兴趣且有一定基础的专家。2)评议时要给予答辩和充分讨论的机会。3)对评议结果要设立申诉机制。4)事先对评委进行培训。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国家科技部等组织重大项目评议时,建议事先对评委就交叉学科如何评议进行培训。

  3、完善教师学术评价机制。对教师学术水平的评价不能仅仅依靠论文,乃至CNS的文章发表情况,而是从学科高度和是否具有原创性来进行评估,要给学科交叉研究成果更大权重

  4、完善研究生毕业论文与发表论文的要求。研究生的教育理念对学科交叉建设存在着巨大的影响。例如现在的研究生毕业,要求发表论文,顶尖的高校还要求发表比较好的论文。而交叉学科的学生本来就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完成课题研究,发表论文更难。因此在制定研究生毕业论文与论文发表的要求方面,对学科交叉应有特殊的政策。

  04 组织管理

  1、重点高校和科研院所有必要建立专门的独立的交叉科研机构并且给予重点扶持。北京大学建立和支持前沿交叉学科研究院的做法,值得推广。

  2、交叉科研机构一定要处理好虚体和实体的关系。全世界的交叉研究机构都存在这个问题,如果做成实体,往往面不够广;如果都是虚体,往往推不动发展。所以如何通过虚实结合,达到既有实体的推动力又能在面上拉动更多的人来进入学科交叉,是需要研究和实践的一个重要问题。

  3、交叉科研机构需要设置独立的学术委员会和学位委员会。

  4、要完善兼职教授、双聘教授制度。既要落实他们的责任,又不能造成过度的负担;既要有激励机制,也要有规范和限制性的制度。

  5、做好研究生的管理服务。交叉研究机构的研究生如何做好双重管理?既要有统一管理,又不导致他们脱离所在学科的研究集体,还需要不断探索。

  6、建设与用好公用研究设备平台。既要制定合理的制度和办法,提供方便和服务,让更多的人来用这些设备,又要维护好设备,保证可持续运转;要防止平台成为少数人专用的,又要不让设备空转。这些都需要在实践中摸索经验。

  05 文化和土壤

  1、培育追求真理、讲求品味的氛围。核心是提倡竺可桢先生所主张的从事科学要“只问是非,不计利害”。要讲求优秀科学家的脾性和品味,包括好奇心、激情、专注、执着、诚实,遵守科研规范和道德。

  2、推崇和而不同、兼容并包的氛围。学科交叉要鼓励打破常规,允许失败。学科交叉成功的人,往往是特别聪明的人,他们可能在性格上乃至精神上有点特别,对他们要给予包容。美国的分子生物学奇才Kraig Venter,总是特立独行,四面树敌,他甚至说“我最引以为荣的成就当属被商界与学术圈嫉恨”,像他那样的人都能继续获得发挥才能的空间,这方面值得我们学习。这样的天才应当得到包容。美国学术圈有更好的学科交叉氛围和科学文化土壤,这是还需要我们努力追赶的地方。我们要鼓励不同观点同时存在,视不同意见为珍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我认同美国诗人华莱士·史蒂文斯所说:“不完善,才是我们的天堂”。

  3、建立合作交流,平等互利的氛围。科学史上可以举出很多例子,在某个小型学术会议上,乃至是喝咖啡、闲聊散步时,科学家之间互相交流,突然得到启发,产生灵感,从而做出重大的创新。现在我们的好多学术会议缺乏真正的学术交流,已经变了味,我们要让它们回归本源。我主张多一些有目的的学术访问,以此加强交流。在科研合作中要相互谦让,多做贡献,少要所得,同时注意签订必要的合作协议,有时“丑话说在头里”“亲兄弟明算账”反而能避免不必要的矛盾,使合作关系更加和谐和长久。

  4、传播优秀经验,创造舆论。这次办好“学科交叉的魅力”名师系列讲座,就是为提倡学科交叉制造舆论的一种努力。希望大家齐心协力,把系列讲座的节目做好,推广好,扩大影响,同时反过来促进讲座得到良性发展。我预祝名师系列讲座取得圆满成功。

来源:北京大学科学技术与医学史系 北大科技医史系
爱科学

上一篇:警惕缺乏科学论证的新冠肺炎人工智能误导当前的科学研究

下一篇:科研人员如何撰写履历?

推荐信息

登录注册
欢迎内容投稿或举报!E-mail: ikx@ikx.cn
Copyright © 爱科学 iik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