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大学与中学的一个显著差别

  众所周知,大学不是中学,但是真不是所有人都清楚,大学的这个“学”与中学的“学”并不是一回事情,大学一年级绝不是高中四年级。

  那么大学与中学的最大区别在哪里?一般都说,大学是对完成了高中教育以后的教育,这样说当然没有错。但是,我觉得,大学与中学被教育对象有一个显著的差别,而这个差别如今不大被人们所重视,正是这个差别没有被人所强调,使得现在的大学教育产生一些的问题。

  这个差别就是,对于绝大多数学生来说,大学生是成年人,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而高中生一般都还是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对于教育对象不同的差别,会引起高等学校与中学在教学和学校管理上的质的差别。如果不能很好地认识这种差别,将严重影响我们的高等教育事业。

  对不同年龄人群的教育,当然有其不同的特点。这种差别也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从未成年人到成年人,也正好是从高中学生到大学生,这个变化点正是质变的关键点。

  少年人的身体正处在尚未成熟而快速成长的阶段,其思想、智力、语言、生活习惯也都没有完全固定,有较大的可塑性,他们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对少年儿童的教育,主要还是正面教育以培养他们形成正确的思想主要是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这“三观”,以及良好的生活和学习习惯。要让他们搞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而搞清楚的办法就是把正确的思想灌输给他们,告诉他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而不是让他们随便选择。越是小孩子,被灌输被告诉的成分就越多,自由度越小,如果从小让小孩子由着性子乱来,十有八九会选歪。

  随着学生年龄的增加,应当逐步加强对学生的“成年准备”教育,这样的教育应当从初中到高中逐年增加,使学生在到高中毕业能够在身体上、智力上与思想上基本上成为一个合格成年人。

  成年人,之所以称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是由于他们的思想已经基本成熟,身体已经基本长成,所以他们可以、应当也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了。这一点,必须从大学开始录取他们就要讲清楚,就要向学生们强调,同时也在录取通知书中通过学生告诉他们的家长,让学生家长也充分理解到这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也可以这样说,当学生成为大学生、走进大学门之时,就不再是一个小孩子,就必须对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负完全的责任了。

  必须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应当对自己负责,对家庭(主要是对家长)负责,对国家和人们负责,也就是说,应当使自己的所作所为不但要对自己有好处、对家庭有好处,而且要对国家有好处,对人类有好处。如果行为对国家造成损失、对人类造成损失,也必然对家庭、对家长造成损失,也必将对自己造成损失。

大学生

  从中学到大学的过程,是一个“突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学校应当对学生加强教育和管理,这种教育和管理是帮助学生完成这个转型的必要条件。

  但是,现在很多学校对待学生可能出现的问题,却采取了像中学那样的管理方法,要么把学生卡得死死的,要么动不动就找家长,让家长一起做工作。其实,高等学校动辄找学生家长的方法,实在是很糟糕的,对于学生的成长,对于学生完成从未成年人到成年人的转化是不利的。

  家长介入的结果是学生永远是小孩子,永远要在家长的庇护之下,永远不能成长成为成年人。

  对于未成年人的中小学教育,教师必须按照学校和教育行政当局制定的教科书和教学计划来进行教学活动。教师个人在教学内容方面的自由支配权很小,这些都是由于受教育的学生是未成年人的缘故。需要告诉学生的是确凿无疑的人类知识财富,在这个问题上来不得半点马虎。

  而对于学生是成年人的高等学校来说,大学教师在教学内容方面的自由支配权就大的多。他并不一定按照某一本特定的教材来组织教学。他不但要教给学生已经完全确凿的人类知识,也可以介绍一些尚存在争议的内容,也可以介绍自己对于这些争议的看法或研究成果。因为作为成年人的学生,思想比较成熟,有足够的能力去思考并作出自己的判断。这是大学与中学的重大区别。

  也正因为如此,大学教师必须珍视自己的教学自由支配权。切不可肆意妄为、胡作非为,随便在课堂上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他应当告诉学生学术共同体的共识,这应当是教学的主要内容。如果不是这样,他就违反了作为教师的职业道德。

  例如,相对论、量子力学都是物理学有关部分中的重要内容,也是学术共同体的共识。有的教师不介绍学术共同体的共识,而是在教学中一味鼓吹他自己的反相对论或量子力学的所谓“理论”,甚至在非物理课程中也大肆宣传,那就违反了教师的职业道德。这是不能允许的了。但是,如果教师只是在他讲授的物理课程中介绍他自己对主流认识的不同看法,这应该是允许的。

  对于未成年人,需要首先受到正面教育,打好扎实的基础,有了足够的正确的基础知识,特别是数学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的基础知识,才具有了进一步学习的基础,提出的问题才有意义。

  对于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则更需要培养他们提出问题的能力,启发他们提出问题来,而这种问题并不是像小学生那样的漫无边际的很浪漫的问题,而是想得有一点深度的问题。如果我们的教学,跟中学一样,只是照着书本讲,然后考试看看学生记住了哪些,会不会做题,就与高中没有差别了。当然,有些课程的学习过程可能是与高中的学习有些相似,例如那些公共基础课,如外语、非数学专业的高等数学等。但是不能所有的课程都那样。

  大学生是成年人,他们需要自己管理自己,他们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大学的管理和教学都与中学有非常大的差别,这些问题需要向社会广泛宣传。我国过去高等教育事业很不发达,能够读大学的人极少,所以很多人对于大学与中学的差别搞不清楚。他们以为大学也应当与中小学一样,老师严厉地管,学生只需要老老实实地上课学习。学生的任何问题都会有教师替他们处理,出了问题就需要学校负责。这样的错误认识目前在社会上还广泛存在。甚至很有些由于学生自身的原因出了问题而家长到学校闹事的事件。

  而我们的不少干部、教师也对大学与中学应有的差别认识不足,在这样的认识指导下,很多学校正在“反向看齐”,即,高等学校向中学看齐,教育部直属重点高校向省属普通高校看齐。这是很糟糕的事情,希望能够扭转这样的倾向。而扭转这种反向看齐的条件就是大家需要认识到高等学校与中学的差别,大学生与中学生的差别,成年人与未成年人的差别。

  我们正在做创建一流大学的工作,这不但需要发更多的高水平学术论文,出更多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培养和引进更多的高水平人才,也需要从对最基础的认知开始,审视我们的大学教育。

来源:科学网博客 冯大诚
爱科学

上一篇:研究生学习有时候需要逼一下

下一篇:回复SCI论文审稿意见的三段结构

推荐信息

登录注册
欢迎内容投稿或举报!E-mail: ikx@ikx.cn
Copyright © 爱科学 iikx.com